首頁 > 新聞中心 > 都市新聞 > 正文

深度報道│黑白世界的博弈——圍棋運動在懷化

“懷化圍棋比較驚艷”

每逢周末,如果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舒孝長一般都會準時出現在位于懷化城北武陵中學對面的棋牌協會(棋牌樓)里,多半是跟人下圍棋。這個星期六,棋牌協會安排了一個群弈活動,即三位以上棋手下同一盤棋,優勝者能得一定獎勵。

溆浦人舒孝長2002來懷化圍棋界闖蕩,主要從事圍棋培訓工作,空閑時間里也會身體力行,與人在黑白世界里博弈一番。他早年就讀于湖南林校(現中南林大)期間就對圍棋產生了興趣,當時班上有位同學會玩這個東西,他就跟著學。遺憾的是,如今那位啟蒙圍棋老師已經遠離圍棋江湖,他這個“半路弟子”卻還在圍城里堅守,也可算是造化弄人。

舒孝長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培訓、培養少兒棋手,他記得早些年懷化圍棋氛圍很好,不少學校如一完小、三完小、鐵一小、實驗學校等都組織學生學圍棋,辦圍棋特長班,如今尚有錦溪小學、宏宇小學、鐵一小等還在堅持開展圍棋活動。他記得,1983年,棋圣聶衛平在中日圍棋擂臺賽中接連戰勝了小林光一、大竹英雄、藤澤秀行等日本超一流棋手,隨即強烈引燃“聶旋風”,懷化圍棋運動趁勢而上,盛演火爆場面,在全省得過數次團體冠軍,選手個人成績也不差,“比如黃河杯全國圍棋個人賽中,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劉秋就得了個全國第六,舒一笑十三歲那年就拿到過九星杯冠軍。”他如數家珍,隨即總結道“,懷化圍棋運動水平在全省只是稍次于長株潭,競賽成績可以算是比較驚艷。”

上午9點一到,事先約好的棋手們便悉數到場,全是業余圍棋高手,當然也是懷化圍棋界的聞人。黑白世界的對弈緊鑼密鼓兵不血刃地展開,“扳”“靠”“長”“團”“小飛”“大飛”地一路手段用將下去,還不時地“打劫”,不見烽煙起,但聞殺聲急,圍著棋盤看熱鬧的個個伸長脖子朝里湊,貌似比正襟危坐全力對弈的還投入。“老胡你就莫看了也莫玩了,你去安排伙食。”舒孝長如此布置工作,得到全體棋手的共鳴。

1

2017年5月26日,“人機大戰”第二季團隊賽上,人類五大圍棋世界冠軍周睿羊、時越、羋昱廷、唐韋星、陳耀燁聯手挑戰AlphaGo,歷經254手鏖戰,AlphaGo執白中盤擊敗“人多力量大”的人類戰隊。(資料圖片)

“千人百團”盛事逢盛世

自己的地盤,自己的器具,自己的桌椅板凳,群弈時卻個個都不待見自己上場,這多少讓老胡有些懊惱但又無奈,“畢竟我是主人,有義務照顧好你們這幫客人,沒得法地!”他沙啞著嗓子一聲苦笑,隨即自找臺階知趣退場,去安排生活。精瘦精瘦的老胡即胡元鑄,懷化市棋牌運動協會會長,現年 73 歲,貴州畢節人,1970年來懷化參加修建湘黔鐵路,之后一直在鐵路上工作,鋪軌、架橋、養護,樣樣工作都干過,直到1994年退休。

胡元鑄很小就接觸到圍棋并很快愛上這個東西。那時他家很有錢,有位又像商人又像教書先生的上海人為逃避戰亂到他家租住,平時總喜歡看一本有著精美插畫的線裝書,原來是本圍棋棋譜,令他大感興趣。“我家老輩人也有下圍棋的傳統。”他回憶道,“我外公就是一個棋迷,象棋、圍棋下得都不錯。”五六歲時他就開始學圍棋,現為圍棋業余五段的他,曾經多次參加省、市相關比賽,拿過冠軍,也曾風光一時。

1986 年成立懷化地區圍棋協會,2014 年轉為懷化市棋牌運動協會,胡元鑄都是發起人。棋協現轄象棋、圍棋、橋牌三大運動項目,其中圍棋已然囊括上萬會員,全市各縣市區都有分支機構。“每年有2000多青少年參加圍棋學習,全市各類圍棋學校有28家,其中懷化城區占近20家。”懷化圍棋界的丘壑與阡陌,全裝在胡元鑄的腦袋里,“我已經有想法要跟市內中小學校聯手,創辦圍棋學校,讓圍棋大大方方進校園,幫學生們進一步搞好素質教育和特長教育。”他介紹,懷化棋協擁有不少專業棋手,其中周波、舒一笑乃佼佼者,他們或已加入國家集訓隊,或將圍棋作為終身事業;業余棋手中僅僅青少年就有上百人具備業余三段以上段位,成人棋手中則有近20人擁有各種段位。圍棋運動在懷化有著深厚廣泛的群眾基礎,競技水平殊堪不俗,2018年由省棋類協會組織的“中達杯”湖南省圍棋團體賽,各市州派出一支代表隊參賽,懷化勇奪全省冠軍,即為明證。

胡元鑄為懷化圍棋運動發展做出過貢獻,他最引以為傲的“棋局”就是成功運作在全國圍棋界享有盛譽的“昌期”杯“千人百團大戰賽”。當初為玉成此賽,胡元鑄曾經從懷化主動給臺灣的應昌期先生寫信溝通,雙方磨合大半年后最終惺惺相惜,喜結城下之盟,比賽也一舉成功,一舉成名。胡元鑄說,此項賽事于1993年4月在原懷化體育館舉行,來自全國18個省、市的328名棋手參加了比賽,他們經過8天的激烈交鋒,共遴選出優勝團隊10名,懷化名列其中第八名;遴選出個人前250名。對于取得成績的棋手,由臺灣應昌期圍棋教育基金會頒發了七段至初段的榮譽證書。盛況盛演之際,體育館內人滿為患,場面蔚為壯觀。

“懷化少兒圍棋很不錯的哦!”胡元鑄介紹,在 2018 年 8 月百靈杯全國青少年圍棋比賽上,尹成志榮獲 7 歲以下兒童組冠軍,前不久的 8 月 18 日,在江西舉辦的全國少兒賽上,冠軍頭銜又被懷化小棋手收入囊中。現實情境下的胡會長,更關心在他地盤上如火如荼推展中的群弈,“他們不準我上場,我大不了不下,看看總可以唦!”說話間直奔棋局而去。

懷化本地業余圍棋高手對弈(楊林斌 攝)

懷化本地業余圍棋高手對弈(楊林斌 攝)

好萊塢巨星史泰龍貌似也接觸過Go(資料圖片)

好萊塢巨星史泰龍貌似也接觸過Go(資料圖片)

小棋手下棋,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資料圖片)

小棋手下棋,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資料圖片)

圍棋高手指導小棋粉(資料圖片)

圍棋高手指導小棋粉(資料圖片)

“怕死鬼”后繼有人

長沙人趙慕云20多年前跟哥哥一起來懷化做生意,后來發現這里有不少人喜歡下圍棋,于是生意也不做了,開始帶學生學圍棋。他負責懷鐵一小的社團圍棋活動,學生一般有 50 人到上百人規模。平地勁刮“聶旋風”時他正讀高中,對圍棋產生了濃厚興趣,通過三年自學后,參加了 1990 年湖南省九星杯圍棋大賽,這也是他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決勝階段首戰戰勝了上屆冠軍,當即打響名氣。2006年,他在懷化市圍棋大賽上拿了個第三名,此后每年都參加包括全市大賽在內的各項賽事比賽,多次收獲冠軍等名次,并于 2008 年代表懷化,參加湖南省圍棋團體大賽,榮膺冠軍,次年則在湖南省圍棋名手邀請賽上獲得個人亞軍。

趙慕云如今雖主要從事圍棋教學,但他只教少兒,不教成人。“推廣圍棋運動特別有利于開發少兒智力。”他解釋稱,“成人圍棋活動,我是以交流為主。”他說教圍棋收入并不高,然而心里平靜,精神得到滿足,“我也很有成就感”。

懷化圍棋界真心藏龍臥虎。業余五段龍雙國于1992年5月初在原懷化市體育館(現懷化三中體育館)參加首屆千人百團圍棋大賽中,中盤戰勝彭時佳(湖北棋手,全國業余棋手四強),一戰成名,時年22歲。之后他覺得自己年齡大了,漸漸淡出圍棋江湖,后來生了個二胎,男孩,現已四歲半,為教小兒子圍棋,又重現江湖。因為要保持“虛名”而不敢與年輕棋手對壘博弈,胡元鑄等人戲稱龍雙國為“怕死鬼”。

龍雙國上初三時開始接觸圍棋,因為父母不贊成,他就偷偷搞,晚上躲在被窩里看棋譜,白天上課時往課桌上豎個夾板阻擋老師視線,在里面劃圍棋格子。他從懷鐵一中讀到懷鐵職業中學(現武陵中學),成績一直中上,因為癡迷于圍棋,功課被慢慢落下,“當時很多同學都談戀愛,我就跟圍棋談戀愛”。高中畢業后他考上了懷鐵電務段,當了一名信號工。業余時間不光自己下棋,也教一批五歲到十三歲的少兒下圍棋,其中就包括兒子,“把兒子教好,把學生帶好,是我的兩大心愿”。他認為媒體應多多關注圍棋運動,多多關注少兒圍棋運動。在他看來,下圍棋好處多多,因為孩子們普遍活潑好動,不時行為出格,下圍棋可以讓他們靜下心來,培養專注精神,學會獨立思考。再者,下棋有輸有贏,有“勝利表情”和“失敗表情”,通過下圍棋,能夠培養孩子的挫折感和意志力,完善人格造就。“下圍棋可以豐富孩子們的業余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培養他們的高尚情操。”他認為,“輸了哭贏了笑,久而久之大家習慣了就好,就能抗壓了,并且經常跟一些有品位的人在一起,氣質跟很多同齡人不一樣。”眼見兒子一天一天長進,對黑白世界的博弈愈發有興趣,他很是欣慰。

整合!這是入門功課

懷化圍棋運動、圍棋教育一直如火如荼,但這主要表現在民間層面,政府及其相關部門的明確支持似乎還不多見。“應在政府主導和引導下,經常開展比賽等活動。”龍雙國認為,“政府應主動下個文件,積極推動圍棋運動。”他說,很多幼兒園、中小學校,都在積極開展圍棋運動,具體推廣過程中他經常遇到學校領導為難的表情,后者唯恐承擔“開小班”之類嫌疑,明示“如果有個政府文件就好了”,這就說明圍棋運動在懷化民間土壤肥沃豐厚,但需政府著力導引。

業內人士稱,圍棋進學校、進課堂,國家體育總局、教育部、共青團中央等有關部門都曾有過相關指引,但懷化在組織此項工作的進程中比較遲滯,有待后發制人,奮起直追。記者獲悉,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中發【2007】7 號)和《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共青團中央關于開展全國億萬學生陽光體育運動的通知》(教體藝【2006】6號)為準繩、指引,江蘇省教育廳、省體育局、團省委就曾印發《江蘇省千萬學生陽光體育運動實施方案》,明確“積極舉辦多層次多形式的體育競賽活動”,意在樹立“健康第一”的指導思想,切實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強化素質教育,培養學生個性特長。該《實施方案》明確要求突出陽光體育運動的健身、娛樂功能,要求在全省校園內經常舉辦包括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內的系列比賽、競賽活動。此舉值得懷化等地參鑒。

近年來,懷化城區少兒圍棋運動發展迅速,圍棋教學己走向課堂,涌現了一批少兒圍掑尖子,培養了一批全國知名的專業棋手。據懷化市實驗學校副校長鄭麗群介紹,他們學校很多年前開過圍棋課,效果不錯,“為豐富課后服務內容項目,更好地服務學生,培養學生創新思維,提高學生綜合素質和能力,本學期準備增加此活動項目”。

胡元鑄尤其關心圍棋后續人才的培養,“因為我們缺乏資金支持”。他說市場化條件下,雖有一些家長小打小鬧,舍得花點錢支持孩子投身圍棋培訓,但此項運動投入效果總體上杯水車薪,指望企業(主要是房地產企業)冠名支持并不靠譜,他也組織過小眾化的懷化廳局級領導圍棋比賽,一些相關領導饒有興致地參加了比賽,后續多少設法給了點支持,但效果不彰,“所以我格外期待政策性資金及時入場,支持這項運動”。他還談到,“千人百團大戰”已經斷檔十余年,希望有機會將其接續起來,否則太可惜。此項賽事有條件做成一個全國性的長期體育、鄉土民俗文化品牌,每年如果有個十來萬元投入就夠了,此舉有利于深入挖掘懷化圍棋文化內涵,張揚其文化價值和品牌符號。

對于少兒圍棋,舒孝長認為家長希望孩子靜下來,所以讓他們學下圍棋是個好辦法,這樣可以讓孩子注意力集中,同時有助于智力開發。趙慕云認為,相比于成人圍棋,懷化少兒圍棋水平似乎更高些,但就全省而言,懷化少兒圍棋普及推廣工作漸漸比較滯后。懷化現有圍棋培訓機構大小20來家,但其中真正具備一定規模實力者不到一半,資源分散,一盤散沙,應設法形成合力。在長沙,一個青少年宮創辦的圍棋學校就有學生上千人,師資力量雄厚,經常舉辦各種賽事,十分有利于圍棋博弈水平提高,有利于選拔專業人才,“長沙的做法值得懷化參考借鑒”。

胡元鑄補充道,懷化“千人百團大戰”聲名鵲起,但有些部門領導對此認識有短板,覺得“要有幾萬人規模才好”,不切實際。建議適當重視“千人百團大戰”,將此加以更好包裝、推廣、營銷,作為懷化特色化的城市文化的一個價值符號乃至一項體育運動的“地理商標”加以運作。借助這“一盤棋”,亦可豐富懷化全域旅游的特色品種內容。(本報記者 楊林斌)

6

不少圍棋學校人氣指數居高不下(資料圖片)

關于“手談”馭“Go”,你該知道的

圍棋是一種策略性棋類游戲,起源于中國,古時有“弈”“碁”“手談”等多種稱謂,屬琴棋書畫四藝之一,也被認為是當前世界上最復雜的棋盤游戲之一。圍棋堪稱棋類之鼻祖。據先秦典籍《世本》記載,“堯造圍棋,丹朱善之。”晉張華在《博物志》中繼承并發展了這種說法:“堯造圍棋,以教子丹朱。若白: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1964年版的《大英百科全書》就采納這種說法,甚至將其確切年代定在公元前 2356 年,至今已有4000多年的歷史。

從唐代始,圍棋隨著中外文化的交流,逐漸越出國門。首先是日本,遣唐使團將圍棋帶回,圍棋很快在日本流傳。除了日本,朝鮮半島上的百濟、高麗、新羅也同中國有來往,特別是新羅多次向唐派遣使者,而圍棋的交流更是常見之事。到19世紀中葉后,日本的圍棋水平趕上中國,并在其后的一百年間將中國遠遠拋在后面。圍棋傳到歐洲的時間,一般認為是17世紀中葉。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不少歐洲人以為圍棋是日本人發明的,后來才逐漸知道圍棋實際上最早出現于中國。

2016 年 3 月 9 日至 15 日舉行的圍棋人機大戰中,谷歌開發的人工智能程序“阿爾法圍棋”(AlphaGo)大比分 4:1 戰勝了圍棋世界冠軍、韓國頂級選手李世石九段,在圍棋上已顯示出趕超人類的趨勢;2017年初,升級版的AlphaGo以“Master”的神秘賬號在多家網絡圍棋平臺戰勝包括聶衛平、柯潔、樸廷桓、井山裕太在內的數十位中日韓圍棋高手,在 30 秒一手的快棋對決中,以60∶0的成績完勝,引發寰球熱議。

圍棋運動現已遍布世界各地,唯中國大陸、香港、臺灣、日本、韓國最為興盛;西方國家已漸熱;東南亞正在發展中。截至最近,職業圍棋水平最高的國家是中國和韓國。 (本報綜合)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余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